Monday, March 10, 2014

Alive,還好



A常在不上班的日子裡安排載我們到海邊去,去奧克蘭各個不遠或有一點點遠的海邊。不做什麼,就一夥人在海邊散散步,到沙灘邊的遊樂場去玩玩,然後去吃雪糕。初秋有點涼,陽光還是普照。車子上常常播放Empire of the Sun的Alive。在車子上胡扯些笑話,在遊樂場上瘋狂地嬉鬧。喜歡看朋友們追逐快樂的樣子,我偶爾參與,常常都只是個旁觀者。我喜歡身在其中但帶點距離地觀望。常常看著看著覺得很是快樂。因為那樣的距離讓自己有點無法擁緊的些微感傷。恰恰是那一點點的距離讓自己看見快樂的美好?吃salted caramel雪糕般,甜得剛好,剛好就是那一點點的鹹味。

Orewa海邊回來後不久,在研究室裡接獲老師走了的消息。C聽完我說老師離開的事後問我感覺怎樣?心裡想起秋天海邊的藍,想起微信問候時老師常說的還好。片刻才回過神來,原來有那麼不懂得怎麼說出口的或是難言的,唯有還好。

1 comment:

  1. 誹謗罪人李廣來終於失去工作了!

    ReplyDelete